漫天菲雪 ^O^

【all金】寻找武器之旅⑦

  1. 撞梗勿喷,纯属意外

  2. 金性转

  3. 原作向背景,ooc会有


格瑞果断的拒绝了金充满友情爱爱的拥抱。


金习以为常,向格瑞叙说刚进鬼屋的事:“格瑞你知道吗?我刚进来就和凯莉走失了,这个鬼屋真的很恐怖,幸好我遇到了你。”


格瑞打断她的话:“这个迷宫里有机关。”


所以说这还是迷宫星和嚎哭地穴的结合体?金若有所思,那在这里有什么元力技能?


“那是什么?”格瑞发现了在地上装死的罗德烈,拎起罗德烈。


罗德烈:弱小,无助,可怜。


“这是我在鬼屋里捡到一个人工智能头,它说它叫罗德烈。”金笑眯眯的说。


“你又乱捡些奇怪的东西。”格瑞随手将罗德烈扔给金,金连忙接住罗德烈。


三分责怪三分无奈四分宠溺,罗德烈听得牙酸,再看看金的表现,她在傻笑着,显然没听懂格瑞所包含的完全意思。


笨蛋情侣趣事多。


哦,对了,情侣是不可能的,凭金的情商,再过五百年都呛。


“格瑞,你找到号码牌了吗?”金边走边和格瑞交谈。


“没有。”


“啊,没有怎么通关?”


“金,那只是个游戏,不要入戏太深。”


“……”可能是自己把两个世界连在一起了,她仿佛又回到了迷宫星,那时站在她身旁的却是紫堂。可谁又想到,短暂的迷宫战后,瑞凯金幻小队就少了一个人。


格瑞本是不多言辞的人,一贯活泼话多的金此时心事重重,罗德烈此刻乖乖闭嘴。背景是阴森可怖的鬼屋,一时间气氛竟安静得有些诡异。


尽管思维有些跳跃,但金还未忘记自己的任务,于是她故意拉开能追上格瑞又不会走丢并且确保格瑞听不见的距离。


“罗德烈,元力技能在哪?”金小小声的问道。


“近了。”罗德烈也小小声的说。“跟着我的指引走。”


“那格瑞怎么办?”


“我觉得你不用担心他,而是要多多关心自己。”罗德烈语重心长的话语因其音量小而显得没有庄严感。配上他只剩一个头,还显得有些滑稽。


金无视罗德烈的话,问道;“在哪?”


待格瑞反应过来,金正在费力的将手伸过一个狭隘的裂缝,似乎是在够什么。


介于她脸上期待和因手太短够不着又因手伸得太长种种表情糅杂在一起的画面太美不忍直视,格瑞走向金:“金,你在做什么?”


“啊,格瑞,我发现一个号码牌,诶,你先别过来,我马上就来,你先找找自己的号码牌。”金很勉强的对格瑞说。


听完,格瑞也没有说什么。真按照金说的话在四处翻找起来。


金全部精力放在夹缝求生的黑色金属球上,她好像见过这个黑漆漆的小球,但现在金没有时间思考这个问题。


罗德烈在一旁给她鼓励:“金,加油!加把劲,你一定会成功的!”


金的手指奋力向前伸,快了,就差那么一点点。这个缝隙实在是太狭窄了,鬼知道这个黑色小球是怎么到这儿的。


指尖似乎感受到冰冷的触感,好像碰到了那个球。金十分惊喜,再用个力,结果球向里面更深处滚了过去。


罗德烈:……这下更够不着了,瞧瞧你干的好事。


此时,格瑞朝她走来:“金,那边没有,你这边拿到了吗?需要我帮忙?”


“不不用,格瑞,你等一下。我马上就好。”


可不能让格瑞知道啊,不然他肯定会用奇奇怪怪的眼神看自己——要这个黑色小球有什么用?


想到这里,金手指开始有淡淡金光漫出,汇聚为小型的矢量缠绕,接着如同金色小蛇,蜿蜒的爬向漆黑小球,最后缓缓的包住小球。


成了,金暗自窃喜,下一秒却感不对,漆黑的小球独有的金属光泽层层晕染开,矢量缠绕瞬间与她失去了联系,如同被剥掉的橘子皮掉下来。


金忽然感觉头上有千斤呼啸之力,脚踏大地仿佛是泥潭,即将陷下去。整个人的身体都变得沉重起来。


这种重力加深的感觉,金在竞速赛时似乎见过,联想到见过的黑色小球。


妈耶这不就是佩利的重力球吗?


未等金细想,接着就是一阵地动山摇。重力加剧刚消失还没消失的金踉跄了几步,眼看就要跌倒。格瑞一把扶住金。


“怎么回事,地震了吗?”


回应金的是地面剧烈的运动,细小如蜘蛛网的裂缝从地面蔓延,到墙壁再到天花板。瓦砾和灰尘一起落下。终于,天花板不堪重负,坚持了一会儿还是掉下来。


“轰隆——”


“地震了!”


“快逃啊!”


“同学们,不要慌,保持安静!出口就在这!注意上方坍塌的天花板,尽量不要伤到自己!”


凹凸学院学生的呼叫声此起彼伏。而丹尼尔的声音不大却充满神奇的力量,抚平慌张的同学的心情。原本只有尖叫倒塌声的混乱场景只剩急促不失条理的脚步声及轰然倒塌声。


校方第一时间派遣了救援队。


“金,快走。”


格瑞拽住金的手,催促还在犹豫的金。


“格瑞,可是……”佩利的重力球孤零零的躺在地上——托地震的福,但由于地面倾斜,它正在向出口相反的方向骨碌碌的滚去。


罗德烈撞击了金的脚,似乎是在催他。


“啪。”格瑞用空余手挡住向金飞来的一块瓦砾,瓦砾破碎,散在地上。看着格瑞手肘出一片通红,金也不敢犹豫,抄手抱起罗德烈,开始狂奔起来。


出口的光芒触手可得,金忽然感觉有人拉了自己一把,一阵踉跄,她摔出了鬼屋。


格瑞的情况比她好,拍拍身上的灰站起来,顺便将金扶起来。


在他们身后,“轰隆。”的一声,入口彻底封死。


凯莉看着狼狈的金,微笑着的说:“金,怎么样,感谢我吧,是我把你拉出来。”


“谢谢凯莉,要不然出不去就麻烦了。”金站在起来,呼了一口气说道。


“你也知道危险?!在里面磨磨蹭蹭的干什么的?!怎么就不快点出来?!”


一下子从轻柔的语气变为气冲冲的话语,态度的转移令金措手不及,她现在有些心虚。毕竟要是都留在哪儿她还能使用她的矢量箭头,那格瑞怎么办?无论怎么说,这个世界的格瑞还是普通人。


她不应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也不该把格瑞置于危险中。


“但是,”金十分不好意思,下意识的用手缠绕脸旁的碎发,眼神真挚的说“谢谢凯莉你关心我。”


也许是光芒太耀眼了,凯莉不自然的转过头来:“好了,少肉麻了。”


“金。”听到格瑞的声音,金连忙的转过头,眼尖的发现格瑞手肘处先前替她挡东西的地方有血珠渗出,顿时手忙脚乱起来:“诶诶,格瑞你没事吧?!”


现在已时近黄昏,橙色余晖披散在众人身上,格瑞看着正在仔细专研自己伤口的金,眼睫毛镀上了一层余晖,蓝色的大眼睛里盛满了认真。


真可爱,金。


格瑞伸手摸了摸金毛茸茸的脑袋:“没事,不用担心我。”


旁边三千瓦的电灯泡罗德烈及凯莉小姐:………………


“……行了,别闹了,回家吧。”


回了家,金趴在自己卧室的床上,问罗德烈:“罗德烈,你知道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重力球会忽然发威?”


“可能是你发动元力技能,重力球自我保护,发起攻击。话说这是谁的元力技能?”


罗德烈感受一下子自己,呸呸,满嘴的狗粮味,随意的回答道。


“佩利,雷狮海盗团的成员之一。”金回答,然后气鼓鼓的说,“整个雷狮海盗团都是神经病,我可是在帮他们诶。”


罗德烈回想之前迷宫星被帕洛斯佩利追杀的场景,顿生寒意。


“算了,金,这个重力球咱们不要了。”


“……这样不太好吧!晚上再偷偷去一趟。”


“金!”格瑞一阵风似的打开房门,金连忙坐起来,一边藏起罗德烈,一边默默思考要是格瑞要是听到了该怎么办。


可出乎意料,格瑞脸色沉重,薄薄的嘴唇吐出简简单单的三个字:“他来了。”


他来了?金一脸懵逼。他是谁?


“金——”


一个专属孩子的稚嫩童音划破空气,一个黑色身影如同乳燕投怀一般扑入金的怀里。甚至还很高兴的蹭蹭金。


格瑞的脸色肉眼可见的狠狠的黑了几下,罗德烈无端的感觉周围空气忽然冷了下来。


哎呦妈呀,这个熊孩子好像在哪见过的。


而且他的声音是那么熟悉。


金搂着怀中的孩子,一脸惊恐的想着。


此熊娃金从小就认识了,他神出鬼没,每一次出现准能带着金一起恶作剧,弄得秋哭笑不得。他叫小黑洞,十分喜欢金,但不知为何异常讨厌格瑞,也不知为何到现在为止他还是小孩子模样。


金没由得把小黑洞和那个在迷宫星秒天秒地秒F4的怪物联系在一起。


惊!我在平行世界有一个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小孩可能他在凹凸世界秒天秒地秒F4现在遇到他该怎么办?在线等,急!


最后还是格瑞把他们俩分开。


晚上,就小黑洞的留宿问题,小黑洞和格瑞又开始了争吵。


为什么要说“又”呢?因为原主金的记忆告诉金,格瑞和小黑洞天生八字不合,没说三句就会吵起来,以前姐姐在,还知道收敛一下,现在…………唉。


“我要和金一起睡!”


“不行,你有单独的房间。”


“不要不要,小黑洞就要和金睡觉,不用你管!哼!”


“不、可、以!”


感觉到格瑞身上几乎要具象化的杀意,金和罗德烈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金,我可以和你一起睡吗?”见和格瑞说不通,小黑洞将焦点转移到金身上。


“啊,这样不……”她刚说好晚上要去找佩利的重力球,让小黑洞和她一个房间,不太方便,然而她看到小黑洞因之前和格瑞吵架而气得圆鼓鼓的包子脸,荧蓝色的大眼睛里满是委屈,不满,哀求。尤其他还抓住了金的手,撒娇道:“可以吗?金最好了,一定会答应小黑洞。”


太可爱了!金一时鬼迷心窍竟脱口而出:“好的,小黑洞,没问题!”


此话一出,场面一度冷到极点。











评论(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