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天菲雪 ^O^

【all金】寻找武器之旅⑧

  1. 撞梗勿喷,纯属意外

  2. 金性转

  3. 原作向背景,ooc会有




“哇咔咔,大新闻。我说怎么迷宫星时就格瑞你活得最好,原来你和那怪物认识呐!”凯莉眼中意趣更浓了,金真有趣,竟然还认识这么一个怪物!

而且看起来关系匪浅。

不止凯莉,格瑞感觉到有一束束探究的目光在打量着他。他们对金一无所知,现在唯一了解金的途径只能通过他了,不过……

“我不认识他,金也不认识他。我只是不会再重蹈了鬼狐天冲的覆辙。”

格瑞冷淡的开口,话语尽显疏离之感,冰冷的目光如同一道锐利的刀子,直剜被金抱得的小黑洞。

金睡了一个十分舒服的觉,醒来她才发现自己竟然把小黑洞当成抱枕。

哦,真衰。

金看着正在熟睡的小黑洞。小孩子嘛,总需要睡眠时间,金不打算惊醒小黑洞,蹑手蹑脚的爬起床。

现在是周末,没有课,所以金有两天的时间消耗找元力技能。

摆在书桌上的罗德烈浅眠,此刻也醒来了,他滚到金旁边,刻意放低声音:“金,还去吗?”

闻言金理所当然的说道:“当然要去啊!”

罗德烈叹了一口气:“随便你了。”

金呢,单纯有点过头,不知防备,傻乎乎的为别人收集元力技能,却从来没有想过要故意摧毁或


放弃收集别人的元力技能,一心只为别人考虑,到最后自己还剩什么?

这个凹凸大赛充斥着背叛欺瞒,尔虞我诈,背信弃义之徒不在少数,更不用提残忍狡诈的雷狮海盗团了还有那个一口一个渣渣的嘉德罗斯。


罗德烈扫了金桌上的大罗神通pocky棒还有雷神之锤充电宝。这样想到。

但,有一句话说得没错,笨蛋是会被传染的。罗德烈觉得自己笨得跟只金一样,无条件遵循金的话,去帮助她。

如果是金的发小格瑞还有凯莉的话,大概只会暗啧一句笨蛋然后就是出手相助。

换言之就是无条件宠溺金。

凯莉趁机又多拍了几张金身着睡衣的照片。

匆匆赶到之前的鬼屋,那里已成一片废墟。金于是便急忙翻找起来。可喜可贺的是在罗德烈差点要废了的感应下找到了那颗重力球。

重力球看起来不大,入手却沉甸甸的。质感意外的舒服,有冰冰凉凉的感觉。

金坐在鬼屋废墟上,手里惦着重力球,罗德烈瘫痪在一旁。

回到家,金随意的往嘴里塞了一个包子,格瑞已去凹凸学校,听说最近有一场篮球赛,而格瑞正是其主力之一,要去训练。

凹凸学院里各类社团活动丰富多彩,这也是它吸引大批学生来就读的原因之一。

金嘴里嚼着包子,脸鼓着像仓鼠一样,罗德烈就放在桌上,小黑洞一蹦一跳的走进来,看到罗德烈两眼发光:“哇,金,这是什么?给小黑洞的新玩具!那小黑洞就不客气了!”言罢,就拿起罗德烈,一溜烟便跑到一边玩了。

因被包子塞住嘴而无法回答空留一只尔康手在风中想要挽留小黑洞的金:…………

敢怒而不敢言的怂货罗德烈:…………

金一边喝着牛奶一边胆战心惊的听着罗德烈一次次撞击墙面的声音,开始祈祷罗德烈能活下来,至少也得身残志坚的活下去陪着她!

犹如半世纪其实也就是几分钟过去了,小黑洞把罗德烈还给金,自己又溜到外面玩去了。

金戳戳半死不活的罗德烈,担忧的说道:“罗德烈,你没事吧?罗德烈,罗德烈,你……不会死了吧!”

“去你的!干嘛咒我死!”啊,熟悉的罗氏头槌出现了,金一侧身,轻松的躲过。罗德烈没刹住,撞到了墙。

“罗罗罗德烈,你没事吧?!”

罗德烈微笑着坚强活下去:你不懂一颗头的感受。

“对了,罗德烈,到哪去找元力技能?”金安慰性的摸了摸罗德烈的头。


“元力技能吗,即使流失到异世界,也会来到与之前相似的地方。”

“比如凹凸学院?”

金想了想,问道。

“对,没错。”

“那正好,我正要去看看格瑞的训练呢!”

罗德烈后悔,他真的后悔了,他不应该让金一个人在凹凸学院里瞎晃——因为这个路痴十有八九会迷路!


“啊。累了,不走了。”金盖着墙,无力的坐下来歇会。

她现在在凹凸学院专门举办各类社团活动的活动楼里,明明之前已经看了凹凸学院的地图(格瑞给的)好几遍,结果什么收获都没有。

金死死的盯着地图,蓝色大眼睛中燃烧着火焰,似乎要将这破地图看穿一样。

罗德烈在地上打着滚:“我就知道你不靠谱,诶,等等,这里有元力技能的波动。”

罗德烈不由得感慨金的好运气,然后在一扇普通的门停了下来。

“奇珍异草研究社活动室,这是什么东西?”金读着门上的招牌,随即推开门,好奇的打量着里面的房间。

里面的景象一览无遗,一个玻璃橱柜几乎占了大多数空间,里面陈列着金叫不上名的植物。除此之外便是一张桌子上面摆着一台电脑。

真不愧是凹凸学院,各种稀奇古怪的社团都有。

不过这么小的活动室真的有用吗?

金走进来,好奇的打量着玻璃橱窗内的植物标本,罗德烈也骨碌碌的滚进来。

“罗德烈,你确定这里有元力技能的波动?”金将目光收回来,看向罗德烈。

整个房间也就那么大,金搜索了每个角落,什么东西也没有发现。

罗德烈滚到一株盆栽旁边:“不对,我之前还感觉到的……”

然而,在他们谁也没注意的时候,一个手悄然出现,“嘭”的把门关起来,金惊觉,赶忙冲向门,可是已经晚了,门“咔哒”一声锁住了。

“可恶,谁干的?最好不要让我逮到他,不然。”金气恼的推了推门,这门的质量也忒好了,怎么弄不开。

干脆把它砸碎了算了!金这么想着,但最后还是放弃了,她又不是什么破坏狂,果断舍弃这条路才是她应该做。

罗德烈蹦过来:“这下有点麻烦了。”

金抱起罗德烈,向这间房间出了门之外的通道——窗户走过去。

“元力技能留在这世界,万一被这个世界的人捡到就槽糕了。”


罗德烈分析完才发现金单脚抬起放在窗台上,一副要跳窗的样子。

罗德烈:…………金,你冷静一下,话说这里是几楼?

金双脚都放在窗台,半蹲着身子防止自己的头磕到头花板,微偏头思考着:

“好像是……啊啊啊!!!”

很不幸的金脚一滑,整个人和罗德烈一头栽了下去。

好像是三楼。

很幸运的他们一个是摔过无数的参赛者,另一个是只有头的机器人,更不用说落在草坪里。所以从三楼摔下来也没有什么大碍。


尽管柔软的草坪作为缓冲物,但金还是揉揉自己摔疼的腰。

呜呜,好疼啊,她本来还想一把跳下来来个帅气的落地,结果却是那么的狼狈。

“这位美丽的小姐,在下是最后的骑士——安迷修。请允许在下为您服务。”

“你……”

后方不远处传来熟悉的声音,金坐在草坪上,转过头来,但高大的楼房遮住了她的视线。

难不成她正好撞见了什么告白现场。

“你……难道……是跟踪狂吗?”

“!”

金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这是什么神转折。

“请这位可爱的小姐不要误会,在下只是虔诚的来帮助您。”

“谢谢了,不用了,我有事先走了……不用跟来了!”

接着传来渐行渐远的脚步声,金仿佛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行了,咱们走了,别管这些。”罗德烈出声提醒金,然而这一切都被安迷修听到了。“谁在哪儿?”伴随着愈来愈近的脚步声,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安迷修,先前在迷宫星起的冲突不断回荡在脑里。但这不过是几步的距离,一转眼安迷修就出现在金面前。

怎么这么快,她还没准备好呢!

她一边在心里哀嚎一边将不动声色的将罗德烈推到她身后。

在安迷修眼里,金是一个无辜的少女,不知为何坐在这里,头上顶着几片草叶子,好看的金发披散在地上,衣服有点凌乱。

“这位美丽的小姐,请问你是遇到什么问题吗?需要在下的帮助吗?”

安迷修习惯性的开口,他已经能预测自己悲催的下场,被这位小姐姐嫌弃,然后又吓走一位。

明明明他是在真情实意的帮助保护别人啊!

出乎意料是安迷修只见少女摆出一幅很可爱的思考表情,随即绽放阳光真诚的笑容:“我没什么要你帮忙,不过还是谢谢你了,安迷修学长。”

“!!!”

安迷修心涌彭拜,这可能是他第一次和女生搭讪没被嫌弃,这位笑起来阳光开朗的女生的态度与先前拒绝他的女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没想到他也有他的春天,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令安迷修有着不切实际的感觉,于是他尝试着问了一句:“难到,您不觉得在下………恶心帅吗?”

“恶心帅?为什么呢么?安迷修确实很帅啊,但一点也不恶心!”

这对安迷修来说简直就是致命一击。

金略做思考就觉得自己有些过,毕竟安迷修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他有什么义务必须帮助她?就算安迷修所说“为了大多数人而牺牲一个人”与金背道而驰,但她也没有这个资格去管别人的人生观。

再说安迷修有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恶人,金很乐意与他做朋友,但…………

安迷修自然弄感觉到少女话语中的真挚,她的眼睛是晶莹剔透的蓝宝石,头发似是阳光碎碎的散在上面一样闪闪发光,像清晨向日葵田一样充满着纯真的活力,简单,质朴,安详,阳光。

师父,在下觉得在下今天一定遇到了命中注定的守护的人。

凹凸大厅的安迷修手按胸口,与那位异世界的自己身通其感。

这样单纯善良的女孩确实不合适凹凸大赛,但她既然来了,那么——赌上骑士的荣耀也要守护住她。

只不过,他们的第一次谈话可不怎么友好,安迷修眼瞳中的翡翠正在破裂。

他一直坚守的骑士道,仍是还有问题吗?

如果可以,安迷修更宁愿他会在金被雷狮海盗团时出现,在自己的女孩心中塑造一个完美无瑕疵的形象,而不像现在。


终归还是有一些隔阂会在两人心中蔓延。


而现在所谓友好热切的谈话,只不过建在金勉强的自我说服之下,什么交朋友,压根不是安迷修所想的。

--------------------------------------------------------------------------------------------------------------------------------------------------------------

好像原著里金和安迷修的交流真的,很,少(重读)

事实上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金在恳求f4不杀黑堂时是不是把黑堂代成自己,说实话我一点也不相信金会不知道自己会黑化这玩意。而且金得到了肯定的答应,当嘉德罗斯理都不理金时,当雷狮扬言要杀掉她时,当安迷修拒绝时(格瑞我们先不谈)是不是无意间已经给金下了一道死刑,“当我黑化我不想杀人但他们要杀我才能通关我该怎么办“的be赶脚。所以,金一定会下意识的远离他们,在酿成悲剧之前。

那么,这必定是Bad  End了!


可怜安哥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