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天菲雪 ^O^

【all金/嘉金】一切不以分手为目的的吵架都是秀恩爱

——性转金
——ooc预警
——嘉总人生赢家

一.
嘉德罗斯和金在一起了

这个信息一传出去就跟一块巨石扔进平静的湖一样在凹凸大赛掀起轩澜大波。

要知道嘉德罗斯和金的关系可是相当的恶劣,他们几乎每次见面都是嘉德罗斯找格瑞麻烦,金作为格瑞最好的朋友自然与嘉德罗斯杠上了,久而久之,就成了习惯。就算他们偶尔在野外碰一个面,都会以一个匪夷所思的理由吵架,然后又莫名其妙的结束。

习惯成自然,他们每一次见面就吵架,身边的小伙伴就渐渐适应,哪一天不吵架小伙伴们才觉得奇怪呢!

所以,嘉德罗斯和金在一起这个消息堪比世界末日引起大波动也不足为奇。

他们是怎么好上的呢?据某位凯姓小姐透露,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

“呦,这不是格瑞的身边的渣渣吗?”

“自大狂!你休想找格瑞麻烦。还有,我有名字,我叫金!我不叫渣渣!”

“渣渣走到哪都是渣渣!”

“哼,你这个自大狂,脾气如此恶劣,小心以后找不到女朋友!”

“哈?我嘉德罗斯会没有女朋友,是你这个渣渣不敢当我的女朋友吧!”

“啥?我不敢?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不敢当你的女朋友!!”

“凭空无言。有本事就试试!”

“当就当,谁怕谁呀!”

于是,金就当了嘉德罗斯的女朋友。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二.
这个消息传出去了。参赛者们震惊万分,议论纷纷。

大赛第二磨刀霍霍向大赛第一;大赛第四电气十足,准备上演雷神归来;大赛第五独自墙角画圈圈残念十足。

不过这个消息过了一个慢慢沉静下来,因为他们这一个月除了多了男女朋友这个头衔外与平常的日子毫无异常,吵架甚至上升到吵得昏天黑地日月无光的地步。

看来他们在一起不是因为真爱。

得出这个结论的参赛者们安心下来了。

凯莉:……你们还太幼稚了。

三.
凹凸大赛的情人节充满了浪漫的气息,处处装饰了粉色蝴蝶结和红色爱心,空气中也混杂了甜蜜的巧克力的香味。

就连裁判球也应景戴上了红心蝴蝶结。

嘉德罗斯一向对这种恶俗(他认为的)的节日不感兴趣,在他看来,这不过是渣渣们报团取暖的另一种形式罢了。

直到他听到路过的虫子们叽叽喳喳的讨论声。

参赛者甲:“喂,情人节来了,你们打算做巧克力吗?”

参赛者乙:“当然要做,而且要给最喜欢的男神。”

参赛者丙:“我和你一起,我也要去做巧克力,我也要送我男神巧克力。”

嘉德罗斯听了,眉头一挑,目光一凝,转身离开了。

四.
嘉德罗斯找到金时,金和凯莉在一起。

凯莉嘴里含着棒棒糖,含糊不清的说:“情人节到了,你打算给嘉德罗斯送巧克力吗?”

“怎么可能,我不会做巧克力,更别提给那个自大狂做了。”

金大声的回答,以体现她对那个自大狂的深仇大恨。

“哼,谅她做不出来,真不亏是个渣渣。”

嚣张不可一世的声音传来,它的主人从天而降。以一种君临天下的姿态俯视着两个女生。

“什么?!你这个自大狂!谁告诉你我不会做?!我会做,你敢吃吗?”

“呵!你能做我就敢吃,谁怕谁!”

“好,那我做出来你一定得吃!”

“前提也是你一定得做出来!”

“还是那句话,who  怕  who!”

"咔吧"一声,凯莉嘴里的棒棒糖咬碎了。

她真的很佩服嘉金那独特的秀恩爱方式。

五.
"凯莉,面粉要放多少克。"

"凯莉,巧克力里要加鸡蛋吗?"

"凯莉,你说模具我用爱心型的,还是五角星型的?"

"凯莉,你说我……"

凯莉忍无可忍:“你放砒霜也不关我的事!”

“是吗?我本来还想放老鼠药来着!”金戴着手套,一边等着烤箱里的巧克力出炉一边煞有介事的说道。

凯莉:……习惯就好

六.
当新鲜出炉的金和巧克力一齐出现在嘉德罗斯面前时,嘉德罗斯眼里闪过一丝欣喜,很快又消失了。

凯莉特地给金换了一身什么情人节特款服装,不就是白色衬衫加金色背带裙吗?多年来金都是穿的裤子的,适合元气满满的她大蹦大跳。如今陡然一穿裙子,走路不能太豪迈,别扭感从心里油然升起。

现在见到嘉德罗斯,别扭感直接化成对他的讨厌。

但在嘉德罗斯眼里,金又是另一个形象了。柔顺的金色长发扎成双马尾随意的搭在胸前,白色衬衫显得她十分清纯可人,金色裙子与头发相乎对应,构成一副美好的视觉享受图。

"喏,巧克力给你。"金将手中有金色小箭头图案包装的巧克力给他。说这话时金那漂亮的蓝宝石一样的眼睛瞥向一边,小嘴也气鼓鼓的嘟了起来。

这样子像软萌可爱的仓鼠,令人忍不住要捉弄一番。

嘉德罗斯二话不说,夺走金手中的巧克力,撕开包装纸,里面是五角星形状的巧克力。他拿起一个五角星丢进嘴里。

咬碎了口中的巧克力,一股香甜的气息在口中弥漫着。

确实很好吃,嘉德罗斯眯起眼,似是在细细品尝。火候掌握得刚刚好,不太硬也不太脆。留在口中的时间越长,香味越浓郁。吃完后令人回味无穷,还想再来一个。体现了制作它的人有多么用心。

"怎么样,这是我第一次做巧克力,味道还不错吧!"看着嘉德罗斯吃巧克力都跟吃山珍海味一样,她忍不住有点小得意!

"能怎么样,不好也不坏,也就那个水平。"

嘉德罗斯继续傲他的娇

"切,我才不信咧!"金一把抢过嘉德罗斯手上的巧克力,丢了一颗进自己嘴里。

就在巧克力刚入嘴,甚至还有半边露在外面时,嘉德罗斯猝不及防凑了过来,一空咬住那半颗巧克力。

眼见着嘉德罗斯那张俊脸逐渐靠近,嘴唇似乎也抵上了什么柔软的东西。能感受到嘉德罗斯温热的吐息喷洒在自己脸上。

两人靠得太近了。

嘉德罗斯看到那干净的蓝瞳里倒映着灿金色的身影,长而翘的睫毛微微颤动,轻刷他的面孔。

他用力的咬下那一半巧克力,还添了一下另一半巧克力——也就相当于添了一下金的嘴唇。

"巧克力,确实很甜。"嘉德罗斯对着快要灵魂出窍的金说道。

"你 ——"金反应过来,顿时涨红了脸,恶狠狠的盯着他。

然而这没什么用,只会让嘉德罗斯认为她更欺负而已。

并且她气嘟嘟的样子十分可爱,让人忍不住捏他的脸。嘉德罗斯这样想的,他也这样做了。

七.
既然两人谈了那么久的恋爱,也是时候见见家长了,嘉德罗斯派遣雷德去探查一下秋心中最佳妹夫的标准,做好见家长的准备。

不过传来消息的人不是雷德而是格瑞,就在嘉德罗斯怀疑他来者不善时,格瑞开口道:"秋姐让我转告你,她眼中最佳妹夫的标准是,要么能打得过她,要么能对抗黑化的金,要么能打赢小黑洞,否则,凭什么守护金。"

嘉德罗斯:……#%&#%

八.
金和嘉德罗斯吵架了,尽管他们经常吵架比如争论牛奶和可乐谁更好喝以秀恩爱,但不同于以往的小抄小闹,这次是动真格了,并且是那种吵了再也不和好的那种。

"哼,嘉德罗斯,讨人厌的家伙,我才不喜欢你呢!"

金在嘉德罗斯的照片上写了无数个自大狂,并对着他连续做了几个鬼脸,然后自觉无聊,趴在桌面上郁郁寡欢。

看着焉了的金,格瑞长叹了一口气,以他对金的了解,怎么会不明白金其实已经对嘉德罗斯动了心?只是她本身太迟钝了,嘉德罗斯又太傲娇了,所以谁也没捅破那一层玻璃纸。

他自然也不愿意助攻嘉金,可是就这么让金消沉下去吗?

有人说爱情的最高境是放手,成全,让她幸福。可又有谁知道放手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意志?

就这样过了几个月,一日,金正在家里发呆。姐姐和格瑞外出了,又不在家。

突然,大门被"晃荡"的一声打开,金讯声望去,两个不该在这的人出现了。

"雷德,蒙特祖玛?你们怎么在这?"

"快点,快上飞船,来不及了,路上再解释了。"

金在推推搡搡之中上了飞船,金一头雾水之际也有点生气,于是便问:"你们到底要干嘛?"

“我们邀请你来参加圣空星的婚礼,没你就进行不下去。所以你必须得去。”

啥?参加什么婚礼?圣空星的?什么叫没我就进行不下去了?

金的疑惑更加重了。飞船在圣空星停下,蒙特祖玛带她火速换装。

为什么还要换这么白的礼服?就像婚纱一样……

为什么头饰上还要用草梅装饰?

看得镜中的自己,俏皮,可爱,白色更衬得她清纯动人。金大吃一惊,这是她吗?

"好了,你快去参加婚礼吧!"

雷德和蒙特祖玛一左一右,打开圣堂的大门,示意金快点进去。

九.

踏上了又红又厚的地方,金打量了周围一番,娇艳欲滴的红玫瑰被用来装饰墙面,柱子,地上还有掉落的花瓣。

彩色的飘带联络起花束,五彩缤纷的气球欢乐的舞蹈着,似乎在庆祝什么。

金疑云重重,这里布置得确实像结婚礼堂,可大厅里都是她认识的人。

而在红地毯的尽头,不正是盛装打扮的格瑞和姐姐……

还有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鎏金色的眼睛与金湛蓝的双目遥遥对望,心中似乎有个声音在催促她——快点,快点到他身边去。

于是,走在红色地毯上,走在人们注视的眼神中。在这个时候,所有都成为布景,世间只有他们两个。

她来到了他面前。

他握起了她的手。

秋看着亭亭玉立的金,美目中尽是温柔之意。

“嘉德罗斯,我把金托付给你了,你要是让金受委屈了。别说我了,肯定有更多的人来揍你。”

嘉德罗斯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握紧金的手。

“这是我一个人的渣渣!”

“谁也不能欺负她!”

这样的话,胜过任何婚礼宣言。

十.
有人说,圣空星王和他的王妃在一起经常吵架,肿么办?

又有人说:“没事,一切不以分手为目的的吵架都是秀恩爱。他们很好。”

十一.
他们真的很好。

评论(2)

热度(69)